关于“投资本质”最经典的一篇文章

  • 时间:2022-01-14 02:31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当我以巴菲特为师的时候,感觉是由于运气好,才赚了大钱;当我以利佛摩尔为师的时候,感觉我生来就应该赚钱,但却不明就里;当我看了索罗斯的几句话,我豁然开朗,开始触摸到投资的本质。

  比亚迪,当月收盘价格56.91元,总股本23.5亿,总市值1337亿;深万科,当月收盘价格6.72元,总股本110亿,总市值740亿元。比亚迪的市值,几乎是万科的2倍。再来看看,两个公司2013年的盈利:比亚迪上年只赚了5.5亿元,PE为243倍;深万科,上年大赚151亿元,PE不到5倍。深万科赚的钱,几乎是比亚迪的30倍。如果按PE投资,该选择谁,一目了然。但奇怪的是,巴菲特持有的是贵的比亚迪,而不是买入便宜的万科B。巴菲特要买万科B,太容易了。而且在香港市场上,PE为3—5的地产公司股票一大把,巴菲特并不是因为流动性不足,买不到足够的而不买。显然,PE不是投资的本质。

  再来看看,PB,万科的PB不到1,比亚迪的PB超过6。显然,PB也不是投资的本质,1和6的区别太大了,完全可以说已经达到质的区别。

  2.如果说,比亚迪和万科,还处在不同的行业,估值本来不太好对比的话,那我们来看看茅台吧。

  公司还是原来的公司,PK茅台的2007和2013。2007年1月8日,贵州茅台收盘84.86元,上年业绩1.64元,PE=52倍,很高,但股价却在此基础上,当年上涨到最高230元,涨幅接近200%,惊人。2013年1月8日,贵州茅台收盘210.84元,上年业绩12.82元,PE=16倍,中等,但股价却在此基础上,当年下跌到最低122元,跌幅接近50%,同样惊人。这就奇了怪了,同一个股票代码,原来52倍高PE的时候,股价一年里还能上涨200%;而七年之后,PE降低到了16倍,股价反而在年内下跌接近50%!而且,七年里,每股业绩从1.64元增加到14.58元,几乎上涨10倍!股价呢?从2007年的年末收盘价格230元,下跌到2013年的年末收盘价格128元,几乎腰斩一半!

  特斯拉电动车2012年每股亏损,2013年股价从33.87美元上涨到最高265美元,一年之内上涨幅度接近7倍,公司至今亏损。再来看看巴菲特的富国银行:2012年每股业绩大约3.89美元,2012年年末的收盘价比特斯拉电动车还高,但2013年从34.18美元只上涨到至今49.29美元,涨幅在美股大牛市的背景下只有区区45%。与特斯拉电动车的7倍相比,情何以堪?特斯拉亏损,无法计算PE;富国银行盈利,PE只有12倍,并且有明星经理管理。

  小小辛巴在重剑无锋里列出了格雷厄姆的估值公司,并提出对于“合理价值”,安全边际的折扣越大越好。果真如此吗?我仔细研究了辛巴对于京东方的操作。辛巴是在2.13元买的京东方A,当时的京东方B,股价只有1.87元港币,相当于人民币1.48元,比京东方A低44%。京东方B,股价相对于“价值”的折扣,显然比京东方A要大多了,安全边际就大多了。难道辛巴会看不出来吗?于是,有人问:价值投资者应该买它的B股!下面是辛巴的精彩回答:“我从来都不是价值投资者,我只是一个长线交易者。”

  SOSME在港股买的几乎清一色的是垃圾股。联邦制药,是SOSME投资的一个重仓股,买入的时候是亏损的,而且至今亏损。难道SOSME不知道,在港股里民生银行的股价只有7.5元港币(人民币6元),只相当于A股价格的3/4,公司业绩一直增长,2013年的PE只有4倍。联邦制药亏损,无法计算PE;民生银行大赚,PE低至4倍。然而,买入的联邦制药已经大涨60%,而民生银行仍然在原地踏步。

  对于低PE股票的评价:人们认为收入型股票比较稳妥,因此只要安稳地持有股票,坐收红利就可以了。1984年,伊利诺伊大陆银行的股价从25美元跳水至2美元;2009年年初,美国银行从55美元跌至5美元。

  对于高PE股票的评价:“以上分析表明,如果不想以高于25-50倍的价格买入成长股,那么,你就自动剔除了大多数可供选择的最佳投资机会!如美股历史上绝大多数大牛股:微软、思科、苹果、脸谱、亚马逊、谷歌等。

  如果把金融市场的一举一动当作是某个数学公式中的一部分来把握,是不会奏效的。数学不能控制金融市场,而心理因素才是控制市场的关键。

  尽管“赌博”一词不好听,而且投资并不完全等同于赌博,但我认为,赌博一词非常接近于投资的本质,而且,能够将投资本质还原为赌博的人,更容易赚钱,更难得亏损。尽管我还是想了一个优雅的词来代替“赌博”一词,那就是“博弈”,但其实我更愿意使用“赌博”。

  如果市场对公司的盈亏不做反映,不涨不跌,投资人什么也得不到,什么也不失去。

  公司本身并不能给我们带来任何好处,甚至分红也不会,分红和送股都是游戏,因为最终要除权,如果市场不填权,对投资人没有任何意义。因此,投资者的盈利并非来自于公司,而是来自于市场。公司就是一个特殊的骰子,骰子多了,就编了号,就是股票代码,每天将一大把骰子在一个盘子里一撒,大家去猜红绿,红涨,绿跌。红绿都无所谓,关键是要猜中,做多的猜中“红”就赚,做空的猜中“绿”就赚。所以,在一个成熟的有做空机制的市场,公司本身无所谓,公司赚钱股民可能亏损,公司亏损股民可能赚钱。

  “股市就是一个赌场,任何一笔投资,除非是完全确定的套利,否则都是彻底的赌博。”——摘自我的《2013年投资反思》

  “中国股市连一个规范的赌场都不如。”吴敬琏,著名经济学家、全国政协常委、经济委员会副主任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。他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,提出了以上的著名论断。很遗憾,吴老只看清了中国股市是一个赌场的本质,却不知道美国股市也是一个赌场,世界各国的股市都是一个赌场而已。(我在中国股市、香港股市、美国股市都有投资,我基本有这个线.如果只看到投资是赌博是不够的,还必须看到投资又不完全是赌博。

  赌博的时候,骰子朝上还是朝下都是1/2的机会,由老“天”来决定。但公司是一个特殊的骰子,他的朝向在不同时期,朝上或朝下的概率是不同的,有的时候朝上的概率要大,有的时候朝下的概率要大,由“政治、经济、资金、人性、突发事件”等客观和主观因素决定。投资的本质是赌博?我又肯定,又否定,摇摆不定,但他们在本质上确实无限接近。

  “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,经济史的演绎从不基于真实的剧本,但它铺平了累积巨额财富的道路。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,投入其中,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。”索罗斯的这一论断,让我感觉自己已经无限接近股市的线点,股市讲了一个城市化的故事;从6124点到1664点,股市讲了一个次贷危机的故事;

  前面提到的万科,在城市化的故事里是主角,因此3年上涨了30倍。2007年万科的每股业绩0.45元,股价最高40.78元,市盈率可以达到91倍!——这就是一个划时代伟大故事的主角该有的市盈率。这个故事虽然已经讲完了,但“它铺平了累积巨额财富的道路”。现在,万科的PE不到6倍。为什么?因为,万科是一个全国性房地产公司,全国城市化的主要过程已经过去了,万科的故事已经不吃香了。那城市化,还有故事吗?有的,那就是后城市化,或者说区域城市化。比如,海南地产的故事,比如上海免税区的故事,以及现在保定的故事等等。这些故事的猛烈程度,不亚于万科。外高桥,从6块多到60多块,只花了9个月!

  万科暂且按下不表,那比亚迪又是怎么回事?城市化之后,会出现什么问题?人口多了,汽车就会多,汽车尾气必然多,城市的空气会怎样?房地产公司中国不缺,但能解决汽车尾气的电动车公司并不多。于是,比亚迪成了新故事的主角,新的电影上演。所以,你不得不佩服巴菲特,他老人家在好几年前就布局了高PE的比亚迪,讲起了新故事。

  其实,PE也是故事的一个版本、一种风格。讲这个故事的人在说:“我什么都不做,长期持有就行了,到时候靠分红就收回了成本。”也许真的能成,但是概率极低,历史上真的鲜有成功案例。

  巴菲特:“宁愿以合理的价格买入好公司也不愿以便宜的价格买入普通公司。”这句话,让多少人亏损!因为合理没有标准,好公司没有标准,内在价值不是铁定的标准,没有最低只有更低,这就话让很多人在买入时粗心大意的犯了错误。在二级市场何时买入的问题上,我认为:格老的观点,可以学习;巴菲特的观点,坚决放弃。而在何时买的问题上,索罗斯、利佛摩尔、欧奈尔,已给了最精彩的回答,他们的方法不仅解决了买什么的问题,还解决了何时买的问题,比格老更技高一筹。

  美国股市最灿烂的明星利佛摩尔,早就很好的回答了这个问题,他给出了买入的重要指标:“每一次耐心等到市场来到关键点才下手,总能赚到钱。”

  这就是利佛摩尔的关键价出现了,这就是欧奈尔所谓的“CANSLIM”时刻到来了,这就是索罗斯说的“市场资金开始在某个时刻、以某种方式聚集在某股的周围了”。买!

  股价的上涨大大超过人们的想象,飞龙在天自由自在地翱翔,股价在天想怎么涨就怎么来,真的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,再也没有压制股价的东西了,任何利空都被解读为利好,股价再也没有解套盘,大家都是获利的,市场上只有少数筹码获利了结,资金如潮水一般涌入将其筹码一抢而空,卖出的人后悔不已,捶胸顿足。这时,大盘也被其带动开始上涨;同时,公司也发布各种好的消息,业绩也大大超过预期。

  我的观点:投资的本质是赌博,又不完全是赌博。索罗斯的观点:股市是一个讲故事的地方。利佛摩尔的观点:股市里只有投机,没有投资,投机是一项事业,而赌博不是。

  下面的这句话,精确地解释了为何说投资是赌博。利佛摩尔:“投机在股市中所损失的钱,与自命不凡的投资所造成的庞大损失相比,只是小巫见大巫。”总结:

  这个理由很简单了,我们为谁持有股票?我们不是为上市公司持有,不是为巴菲特持有,我们是为自己持有;

  利佛摩尔:有一种不用市场通知就自己知道犯错的直觉,是一种通风报信的潜意识,这发自内心的信号来自对市场过去表现的了解。在趋势改变的时候,千万不要心存侥幸和幻想:“每一个人都具有的人类基本特性——驱逐自己充满希望的想法。

  但其错误是明显的:因为没有所谓的“好股票”。如果一只股票不能给你带来盈利,好在哪里?如果有一家好公司,其股票让你亏损,对你来说就不是好股票。人们最大的亏损往往不是来自垃圾股,而是来自明星股。

  前面说过,即使发现了具有价值有安全边际的股票,也没有必要立即买入,要等到市场达成了共识,股价不再下跌,并随着利好消息的出此案澳门49码今晚开码现场,在股价走出底部,走到关键价格时再买入。因为,股市不是一个理性的场所,谁也无法预测底部在哪儿?市场先生有的时候真的很恐怖,跌了还会跌,低估之后还会低估,地板下面还有地狱,我们只有耐心等待。

  多少人死在抄底的路上。我们不仅要买“价值”,更要买“时机”。因此,正确的做法是:买入观察仓,时时跟踪,等待时机,不见兔子不撒鹰。有安全边际的股票多了,你没能力全部私有化。

  这个观念的坏处是:他让投资者在高处看多,因为其有“核心竞争力”,他还让投资者在低处看空,因为其没有“核心竞争力”。所谓“核心竞争力”,就是一个唬人的玩意儿,当人们说某股有核心竞争力——这只是市场统一为其上涨所找的一个借口而已,市场认可才是真正的核心价值。

  我在港股里的确赚了不少钱,很多股票在一年里翻番;有的一周上涨50%;有的一日上涨30%。基本没有亏损。但我其实可以赚更多的钱。我找出了很多股票,与一些港股里的老股民交流,结果被这些老股民一句“这样的公司不能买”给否定了。事后来看,这些不能买的公司,反而比我买的涨得更好,其中有一只是去年3月份和复旦张江一起选出来的,结果其涨幅比复旦还高,复旦上涨了200%,而这个“不能买”的公司上涨了500%。

  我真正明白了一句话:“在股市里,只有少数人能赚钱。”如果有人告诉你:“这样的公司不能买”,可能这也是你要看多的一个理由。

  。如来源标注有误,或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告知,我们及时予以更正/删除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责任编辑: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